在接受北京电影学院的培训后,陈飞深深明白到电影业面临的限制。在多番思索后选择了另一媒介——绘画,以发展自己的创作思维。他作品中的主题和构图来自他丰富的电影知识以及对电影的热情。在绘画技术方面,虽然经过多年的传统培训,但他选择了采取他个人的风格——以超扁平的手法、缤纷的图案和深黑色的轮廓线构画他的作品。他的绘画的方法相当随意:他把画作当成电影,而且如果在创作时出错的话就不再修正。他的画作经常出现同样的人物(他的模特儿、他自己、他的女友和他的狗,完全是出于方便,而他们的身份并不重要)和各种电影的参考。陈飞对全球现代化、电影发展和中国文化充满热诚,但他却乐于成为隐士,每天都呆在家中直至把心中所想象的都画来。他精心制作的场景表现出这种矛盾的心态。他创作的焦点集中于他的日常生活和他的影视偶像。他经常周旋于个人欲望和社会问题之间,这种个人与社会之间的角力出现在不少被消费主义、全球化和日本动漫所影响的80后年轻人身上。陈飞以暴力和色情反映事实,大胆挑战既定的美学和道德概念。在镁光灯下闪闪生辉的大明星,或是在卸下戏服后可能是禽兽或罪犯。陈飞直言许多人其实喜欢“不那么漂亮的东西”,并认为这样的美比传统的美能令人留下更持久的印象。他的目标是要挑起观众的情绪和感官,而所有作品背后的故事都只属于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