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陈的风格来自20世纪中国艺术的“写实主义”传统。她着重于肖像描绘,但对于一位女性艺术家来说,她选择的主题和审美方式是不寻常的。她的主题一直围绕在孩子身上,她放弃了对复杂细节的描绘。在以男性为主的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作为一位个女性,她以女性的角度处理文化和政治指向的社会问题。作为美术学院的老师,她并不着重绘画技巧,反而更注重抓住表面图像背后的精神。对于余陈来说,她的视角可以被解释为女性天生的感觉。她使用粗糙的画布表面,以不同层次的独特颜色进行描绘,令作品有一种未完成的感觉。她用装饰物为画面人物增加不同的色调。这种未完成的感觉,是一种让观众感知呈现的作品图片以及他们所表现的内在精神之间的距离。余陈以各种不同的技巧和“象征主义”的方式,运用独特的明亮度和轻盈的红色,来描绘一种质朴的感性的画面质感。